您好!欢迎来到中国干部书画艺术网 [登录] [免费注册] 投稿邮箱:gbshuhua@163.com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中国干部书画研究院简介 组织机构 分支机构 章程 视频 会员中心
地 方
分 院
首页 分院 详情

广西青年作家文学交流座谈会在南丹召开

2014-09-30 09:36 来源:中国干部书画艺术网

摘要: 9月13-14日,广西青年作家文学交流座谈会在南丹召开

文学交流座谈现场

严风华、朱山坡、何述强在座谈会上

参观白裤瑶生态博物馆

观看陀螺表演

       9月13-14日,广西青年作家文学交流座谈会在南丹召开,广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严风华、副主席朱山坡、秘书长何述强、南丹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蒙卫东等领导出席座谈会。来自全区的20多名青年作家和10多名南丹本地作者代表参加了座谈交流。

       会上,作家们采取自由发言的形式,谈论自己对文学的理解和感受。诗人唐远志说,诗歌不应用过多的比喻,不宜使用形容词和副词,更应注重内心真情实感的流露。

       诗人费城说,文学于他,不是一种所谓崇高的,或者说高尚的、精神上的标高。文学对他来说,应该是一种需要。他说,内心缺少了点精神支撑,也就对事物丧失基本的感悟能力。遇事不惊,心如死水一片,生活也就失去了许多色彩。他说,因为文学的滋养,我们的内心才能保持一份鲜活,面对这个世界,还能拥有一份感动,还会为生活中遇到的人情和事物流泪。因为文学,我们的生活因此增添了许多色彩,也具备了各种可能。这就是他所理解的文学。

       作家寒云说,写作不要被概念框死,怎么精彩怎么来,不必太过拘泥。我觉得写散文也好小说也好,只要写得舒服就行,概念太多会害死人啊!另外我还认为,写作要不断陌生语句,陌生语境,习惯性写作写不出一个好作家。

       诗人陆辉艳说,我被白裤瑶女性的民族服饰震撼了,她们的衣服竟然那么原生态,我觉得那简直是国际化的一种时尚,也许民族的也就是国际的。我认为,这种原生态的、民族的东西正是我们的文学所需要的,我们需要一种原生态的,自然的写作。不需要矫情和做作,那样的写作也更接近于生命的本真状态。同时我们也需要去挖掘民族的东西,民族的那种源于地气的神秘、悠远和丰厚。我认为那样的写作可以获得更为厚重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诗人牛依河说,听何光斌唱白裤瑶歌,备感震撼,那种原生态的歌声,充满一种无法言说的巫性,渺远而神秘,充满张力。在私下跟何光斌交流的时候,谈到了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在现代社会环境下的困境,实在应该让人警醒。其实我觉得,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化对现代社会来说,是拥有诗歌中留白一样的张力性的,这种一不小心就会消失的东西,会让我们倍感珍惜。

       作家陈洪健说,在全球化的今天,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现代化在趋同化,南丹白裤瑶以向“内”看的方式,继续营造他们的风俗与家园,可以说是一个民族“藏”文化的收缩与张力,并显示其独特的魅力。我想到了文学之“藏”,犹如一坛好酒,需要经过很多的工艺才酿成琼浆玉液,文学的天机或许就在这“藏”字。

       诗人粟城认为,诗歌如果写得太满,往往剥夺了读者的审美情趣,适得其反。编辑可能都有这么一个感觉,平时审稿改稿,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做删字游戏。一首好的诗歌,情感要真实,诗人要融入生活,不要拒绝红尘。

       诗人刘玉认为,关于虚构与非虚构之说,要具体看是什么体裁的创作。他的观点是,既然 “非虚构”是以现实元素为背景的写作行为,“非虚构”类的作品是一定不能虚构的。

       作家孟爱堂认为,很多人把散文里的想象与虚构混淆了,其实那些虚构是一种想象,是真实的情感在人内心里的一种延伸。没有想象力的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,就像没有想象的生活是苍白的一样。

       诗人琬琦认为,生命只有在文学中才能获得一种真正意义的存在感和成就感。要不要选择文学,选择什么样的文学,纯粹是很个人的事情,能不能最终达到目标,这不是必然的结果,必然的是,选择文学肯定是辛苦的,但为了梦想,为了达到灵魂的圆满,这种辛苦也是很快乐的。

       作家梁妙玲认为,文学写作,其实是一场马拉松,谁能坚持到底,谁才能取得成功。

       南丹本地作家宋先周说,南丹的本土作者常常会遇到想写,但却无从下笔的情况,找不到文章的切入点。他认为,此时最好返回去阅读,读一些与自己文章风格相近的作品,可能就会从某篇文章,某段话语,甚至某个词语得到启发,豁然开朗。

       朱山坡老师结合自己的创作,给青年作家们提出一些建议,他说,文学归根到底就对人性之恶的追究与追问。对于创作,小说、散文、诗歌面面俱到的可能性不大,要选定方向,认清自己最善长于哪种表达方式,把某一领域作为专攻方向,才能有所成就。

       何述强老师在回答当地作者的提问时说,文学就是发现,是对人类生活的新发现,对种种人生事件进行思考。其实所有的语感都是读书得来的。读书不是你能背诵多少,而是读完之后你是否能够运用。

      严风华老师在最后的总结中指出,他很赞同“文学是一种内心需要”这个观点。文学可以滋养心灵,保持内心的鲜活,做好学问得靠自己努力,要用力和坚持。

       座谈会期间,作家们还到里湖瑶族乡白裤瑶族集居地、广西丹泉酒业“亚洲第一藏酒洞”、天峨龙滩水电站、大峡谷、燕子洞、原始森林公园等地采风,体验古老神秘的民俗文化和领略神奇秀美、鬼斧神工的大自然风光。

       在里湖,白裤瑶族斑斓的服饰、原生态的生活习俗深深吸引作家们的目光。白裤瑶族青年何光斌向作家们展示了自创的花样陀螺绝技,令众人拍案称绝。他还给作家们吟唱了白裤瑶细话歌(情歌)、酒席歌和送葬歌。呢喃、欢快和伤悲三种唱腔进入白裤瑶情歌、酒席歌和送葬歌,这和写作者进入写作的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处。何述强老师说,也许何光斌身上携带的东西,他自己都不懂,但只要他开口唱歌,你就能从那种悲伤、低沉、高亢的腔调中感受到白裤瑶族人对死亡、对人性的敬畏。这就是文学要探索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在天峨采风,作家们冒雨畅游红水河,并与天峨高中“漫步”文学社的学生们进行文学探讨,耐心解答学生们的疑惑,并鼓励她们继续坚持写作。朱山坡老师说,天峨,东西故里。它很狭小,但很高耸,因它孕育了东西,而成为文学的母亲。我们不是来游山玩水,而是来看望母亲。

       本次文学交流座谈会和采风活动取得良好效果。作家们和本地作者纷纷表示,这种自由式的文学交流和采风活动让自己得到很多启发,既拓宽视野,又能共同进步,希望能够多参加这样的活动。